大书豪信息网_资讯网

大书豪信息网 > 其他信息 > 正文

苏州退伍老兵忆三次核试验:冲入爆炸核心取样

网络整理 2020-06-13 23:39

1964年10月16日,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,这是属于一代中国人的共同记忆,也与一位苏州太仓老人有着不解之缘。他先后三次走进罗布泊戈壁滩,参与核试验研究工作。
“我们战斗在戈壁滩上,不怕困难,不怕荒凉,任凭天空多变幻,任凭风暴沙石扬……”55年前,一名来自江苏太仓的铮铮男儿远赴新疆罗布泊,亲身参与和见证了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的成功爆炸。1965年、1966年两次核爆炸后,他更是第一时间冲进爆炸核心进行取样。
“当时大家都高兴得跳起来,激动的程度简直是无法形容,感到能参加这么重要的工作,真是很光荣,我觉得我们的国家真的了不起。”回忆起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炸时的情景,老人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。
然而,这位名叫陆庆权的老人,回到太仓后,却从未向人提起过这段经历,直到最近社区工作人员走访退伍老兵时,偶然间发现了老人的立功奖状,才揭开了老人那段鲜为人知的往事。
酷爱化学,
高考志愿填了整整一排的化学类专业
居住在太仓市城厢镇的陆庆权,今年已经82岁高龄,紫牛新闻记者来到陆庆权老人家中,刚开门老人就笑着招呼记者进门,虽然已是耄耋之年,却一点也不显老态,精神矍铄,任谁也想不到,这样一位非常普通的老人,50多年前曾参与过三次核试验。在陆庆权老人的家中,至今仍然珍藏着一枚蘑菇云形状的纪念章。

苏州退伍老兵忆三次核试验:冲入爆炸核心取样

老人珍藏的一枚蘑菇云形状的纪念章
1937年5月30日,陆庆权出生于太仓市沙溪镇一户书香家庭,在太仓读完小学后,来到了江苏省常熟中学,度过了他的中学时代。由于成绩非常优异,1956年,陆庆权被华东化工学院(即今天的华东理工大学)化工机械系化学工程学专业录取。陆庆权对紫牛新闻记者说:“我特别喜欢化学,高中时每次化学考试基本都是满分,所以我当时填报志愿的时候,填了整整一排的化学类专业。”1956年8月,陆庆权如愿走进了这所有着“中国化学工程师的摇篮”美誉的学校,开启了他的大学生涯。
大学学习期间,聪慧而又努力的陆庆权得到了很多老师的赏识。陆庆权的论文导师,中国第一个流态化研究室的建立者、著名化学工程学家郭慕孙就为陆庆权的毕业论文打了满分!
1961年,毕业后的陆庆权被分配到总参谋部某部工作,进入总参谋部某部后,陆庆权开始从事与核武器相关的防化研究。1962年,陆庆权因为设备创新方面的突出贡献,获记三等功。

苏州退伍老兵忆三次核试验:冲入爆炸核心取样

陆庆权老人获得的三等功奖状
冲入爆炸核心取样,
二十四小时不眠不休将生死置之度外

1964年8月,27岁的陆庆权带领着一支4人组成的队伍前往新疆罗布泊执行一个秘密任务。从北京坐了四天四夜的火车,陆庆权一行抵达新疆吐鲁番,随后,又坐了两天的汽车,方才到达此行的目的地——位于罗布泊戈壁滩的某处临时基地。在经过两个月的前期准备和实验后,10月16日,陆庆权和队友们在距离爆炸核心数十公里的地方,亲眼见证了中国第一朵蘑菇云的升起。随后的一周时间里,陆庆权与队友们驻扎在外围,收集并研究飞机带回的样本。

苏州退伍老兵忆三次核试验:冲入爆炸核心取样

核爆炸蘑菇云
1965年、1966年,陆庆权又再次来到了罗布泊,与第一次不同,这一次,陆庆权要自己冲入爆炸区域飞速取样。陆庆权说:“我们在研究院做实验的时候,胸前始终都要挂着一个放射笔,来检测自己受到了多少辐射,达到一定的量就要停止。而那两次根本顾不上自身受到多少辐射,我们直接把笔扔掉,第一时间冲进爆炸核心进行取样。”
陆庆权回忆,当时收集样本的容器是一个很大的瓷盘子,“你装好一个,后面就会有人帮你装上车带走。而我们需要尽快取样,取完赶快撤离。”
为了保证安全,在整个取样行动中,防化服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能打开。因此,进入相关区域之后,陆庆权与队友们需要不眠不休、不吃不喝地工作,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。陆庆权说:“有一次工作最长的时间是一天一夜,二十四小时不吃不喝都在收集样本。根本顾不上休息,实在是累得不行,讲讲话都会打瞌睡。”

苏州退伍老兵忆三次核试验:冲入爆炸核心取样

年轻时候的陆庆权
罗布泊戈壁滩,白天气温接近40℃,晚上却会降到10℃以下,温度很低。“我们在防化服里面穿了很少的衣服,热的时候恨不得把防化服脱下来,冷的时候只能把防化服裹紧一点。”不单单是温差大,取样的时候,陆庆权全程需要穿着十几公斤的防化服,来回数十公里。防化服的头套,有一圈是橡胶的,“勒得特别紧,一天下来头疼得不得了,”陆庆权说,“但是,为了圆满完成任务,这些都无所谓,我什么都不去想。”
白细胞只有常人的三分之一
研究“乌黑的小圆球”

陆庆权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取样除了来回奔波的辛苦和自然环境的恶劣,还有一样非常危险的事物,那就是辐射。陆庆权说:“辐射多多少少对身体都会造成影响,每次我们参加完取样工作后都要去医院检查,检查下来,白细胞只有常人的三分之一左右。”
陆庆权介绍,取样需要从中心点开始逐步向外围扩大,根据不同的距离,搜集样本回来。因为核试验爆炸之后,会有冲击波、光辐射、核辐射等,每一个放射性落下灰产生的影响和落下的距离都不尽相同。在取样后的一个星期内,陆庆权就要迅速赶回北京开展研究工作,“因为基地的设备不全,在北京做实验才能更充分,”陆庆权说,“核试验爆炸,我取回来的样品就是放射性落下灰。”陆庆权形容它们像是“乌黑的小圆球”,“大小各有不同,还都挺漂亮的,研究这些‘乌黑的小圆球’,需要从它的颜色、成分、强度等各个方面详细研究。”陆庆权笑着说。
陆庆权在工作中,主要负责研究核污染中对水体的污染,同时,也要检测核爆炸对各地产生的影响,“距离核爆炸很远的地方也会有影响,不过那些影响都是非常轻微的。”陆庆权说。
1966年5月19日,因为在核试验中的突出表现,解放军某部政治部向陆庆权颁发个人奖状。奖状上写着:“陆庆权同志在执行国防建设任务中,积极努力,艰苦奋斗,英勇顽强,荣立三等功”。

Tags:爆炸(35)苏州(16)核心(18)三次(15)老兵(4)退伍(3)核试验(1)冲入(1)取样(1)

转载请标注:信息网——苏州退伍老兵忆三次核试验:冲入爆炸核心取样
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